藏鸦

APH露米本命,朝耀二本命
阿尔弗是我老公,耀耀是我老婆
([∂]ω[∂])

【烟茶/好茶】整整六年/二

空叽:

Attention:朝→耀单箭头。不喜请注意闪避


※Dear Yao的先生视角,主西皮烟茶,后期会是xx,全程朝→耀,so只打了组合TAG,请务必注意加粗部分


※因为本来是篇硬盘文,所以就一直满随心情写,很高兴会有人愿意期待(?)后面的故事,提前感谢了,get到了继续更新的动力(。


※以及烟茶三人的关系并不是绿与被绿,即使是玩笑,这个形容我也很不喜欢,加上临近期末会很忙,麻烦不要催我,谢谢














二、


 


不,没关系,我可以继续。


 


就如同斯科特所预料的那样,王耀在那次烧烤会之后便顺利的被我们的家庭所接纳了。


母亲当然对他的体贴与细心喜爱不已,父亲虽然一向不善言辞,但也难得给予了王耀足够的肯定,至于我——哦得了,我的意见根本不重要,斯科特才不会在乎呢。


所以事实上对于“斯科特柯克兰想和王耀结婚”这件事,我敢说我知道的要比王耀还早很多,甚至比父亲和母亲都还要更早。毕竟在那时的斯科特眼里,我还远算不上什么需要特殊隐瞒的对象,现在想想,也许我还该感到荣幸。


 


那时的斯科特可从未把我当成过与他“同等级”的对手,对我最大程度的“镇压”不过是粗鲁又大力的按住我、一边恶趣味的揉乱我的头发。


可其实明明大笑到了看不见眼睛,却还在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教训”我——哈、天呐,我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说着“下次再让我发现你找耀的麻烦,老哥可真要打人了”,又在我奋力试图反抗的时候轻轻松松的掐住了我的后脖颈——就好像只叼着崽子的花豹——继续笑嘻嘻的仗着年长压制我:“还有,也不准再偷看我们亲吻了!”


对啊,我当时哪受得了这种“污蔑”,几乎立刻就跳了脚,指着斯科特大叫起来,我说你们连接吻都不知道背着人,难道还要怪我不小心看到?真是够不要脸的!


你说斯科特?我记得,当然,当时他的回应可有些避重就轻了,而且还格外的让我牙痒痒,对,这他都不忘顺嘴嘲笑我一句——“小鬼,你可别太嚣张,等你也遇到了那个对的人,你也会克制不住想要每分每秒都和他亲热的,喔,不过对于现在的你可能还早了点。”


可我怎么会“服输”呢,甚至故意学着他的懒散样子斜着眼睛瞥他,还阴阳怪气的笑他,我说拜托了斯科特,你别扯了,这话从你一个老流氓的嘴里说出来可真是没什么可信度。


我本以为斯科特会继续大笑着敲我的头,或者再给我一顿冠以“兄弟爱”之名的暴揍,可斯科特没有——是的,他真的没有,这还曾让我挺难相信的——他只是笑了笑,似乎并不介意我的“口无遮拦”,好像还心情良好且难得宽厚的又揉了揉我的头顶,挺温和的那种。


他说,别太自大了亚蒂,也别那么幼稚好吗?更别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总是去找耀的麻烦,不是我非要嘲笑你,是这真的太好笑了。


对,我当然不服,可斯科特不在乎这个,他直接扑身过来捂住了我还准备抗议的嘴,一边比着嘘声的动作:“行了行了、亚蒂,虽然我很想说请看在我的面子上,但我想我在你心里可能也没什么大哥的威严?好吧,我的意思是说,看在我们就要成为一家人的份上,”


“是的,我迟早会向他求婚的,所以臭小子,麻烦你对耀放尊重些,他会是你哥哥未来的伴侣,也一定会是个比我更好的哥哥,他是个很好的人,你会喜欢他的”。


 


那应该是斯科特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他想要与王耀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彼此相互深爱着走完一生——这有点突然,不,我的意思并不是王耀不好,但我仍然觉得似乎太快了。


王耀当然很好,甚至到了即使是在斯科特的假期结束并返回驻地后,也还是会被母亲以着各种理由邀请来我们家里做客的程度。


有时是“我新学做了一种看起来很不错的糕点,你想来尝尝吗”,有时是“我看到了新闻,如果你也在担心斯考蒂的话,就请来到我们中央吧”,有时又会是“我今天刚刚收到了斯考蒂的信,你也收到了吗”,甚至有时居然是“亚蒂最近实在是疯玩的厉害,如果你有时间能来给他说说考上一所好大学有多不容易就好了”。


前几条还可以暂且不论,最后这条却实在是母亲过于冤枉我了。


我的成绩虽然不算特别出色,但比起斯科特来说已经好了不止一点,想要进入到王耀的学校也许确实有些难度,可如果是相对普通一些的大学的话,却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但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我最后还是考进了王耀的学校。


 


当然,这也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我会想要考去王耀的学校确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一种孩子气的攀比心理、试图以此证明自己,另一部分则是连我自己都很难意识到的仰慕之情。


我嫉妒于王耀如此轻易的便得到了我所有家人的认可与关注,可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他就是一个那么好的人,他值得这些所有的喜爱与一切的赞美。


所以我才总是会别扭的顶撞他、故意与他唱反调,像个小学还没毕业的毛孩子一样搞些低级的恶作剧“欺负”他。但同时又无法自拔的想要更加靠近他,下意识的观察着他的行为举止,学习他的接人待物,以至于考到他的学校,甚至选择了他只在一次抱怨中提到过的“因为准备不充分以及不够了解招生规则所以没能有机会申请”的,他曾经心仪的第一专业。


是的,那还挺有趣的,我是说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情景。父亲差点跌掉了眼镜,母亲则激动的表示“这一定是上帝保佑”,而我也难得好心情的耍了句贫嘴,我说上帝保不保佑我可不知道,但王耀确实帮了我很多,所以您与其感谢上帝,还不如感谢王耀。


哈哈、没错,母亲几乎马上就在我头上扇了一巴掌,一边骂我“亚蒂你真是个喜欢乱说话的坏孩子,上帝啊请原谅他吧”,一边又着实相当兴奋的走过去拥抱王耀,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些感谢的话,就好像,好像什么来着,就好像我是个刚从少管所里被放出来的少年犯,王耀则是引领我迷途知返并拯救了我往后人生的神父。


这话听起来也许夸张了些,但事实上王耀确实为我做了很多,从我开始准备考试的复习阶段、到后面申请专业的整个流程——那个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在学业和社交不忙的时候来我们家里做客,并且三五不时的给我带来几本新的、他划过了重点的参考书。


我没法拿王耀和斯科特比较,但我想如果换了我,我恐怕是做不到如此细心周到的。


所以你看,虽然我总是在抱怨斯科特如何如何,可我还是要说,斯科特说的没错,王耀也是个很好的哥哥,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他呢?


 


那应该也是我第一次拥抱王耀,即使那时我已经比他还高出大概十公分了、可却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僵硬又尴尬,别责怪我这个,我也只是在王耀面前才会如此。


对了,我说感谢你,耀,感谢你为我、为我们一家所做的一切,所以虽然我仍然觉得斯科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看在你的份上,我愿意与他和解了。


王耀也双手环着我的后背回抱我,在听到我一如既往的试图“抹黑”斯科特的时候干脆笑到直接埋在了我肩膀上,一边笑着回应我。


他说亚瑟这可不像你了,不过我也愿意看在你为了我“牺牲”这么大的份上、在下次他欺负你的时候站在你这边,你觉得怎么样?


我则继续故意的嘟囔着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表示暂且接受了这个提议,父亲与母亲当然乐得见到我与王耀终于“握手言和”,而王耀也大笑着拍我的肩膀。


他又说,别太感谢我,亚瑟,毕竟,我们就会是一家人了。


 


是的,我曾经比谁都还要更加的相信着这个,我们会是一家人。


我们本该,会是一家人的。


 


 


 


 


TBC





评论

热度(150)

  1. 久久长安沈空空 转载了此文字